就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成了血族始祖 > 第386章 战后余波,精灵异动(9000字)
    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里斯尔城的神灵遗迹最后竟然以这样一种局面结束。

    那面鲜血般的披风成为了所有人最后的记忆点。

    伊洛冕下,五军之战,鲜血披风,上古邪神,等等名词成为了游吟诗人口中新的传说。

    但是,这场五军之战的结束只是开始,一个前所未有的开始。

    4月15号,距离里斯尔城之战结束的第三天。

    里斯尔城的核心区域。

    那处已经破碎的黑色祭坛周围此时有不少冒险者和佣兵正在不甘心的四处找寻,似乎想要找到某些遗落的宝藏。

    一个7级的战士找寻了半天没有所获,不由得骂骂咧咧的坐在了祭坛上准备休息一会,但就在他屁股刚刚坐下的时候,突然眼睛猛地睁大,因为他看到面前的空间正在扭曲。

    然后,呲啦~一股玻璃破碎的声音爆响,只见周围的空间直接被撕裂开来。

    无以计数的狂暴半鼠人在嘶吼着,狂叫着冲出了出来。

    这些狂暴半鼠人比之前的更加恐怖和凶悍,它们的背上生长着狰狞的倒刺,头上长着独角,并且口中的尖牙和手上的利爪也要更为锋利。

    就在这一瞬间,那个7级的战士就被淹没了。

    这些怪物的数量多到无法统计,伴随着它们汹涌而出的是一股带着邪恶气息的灰色能量。

    而旁边正在捡漏的佣兵和玩家们,立刻感受到了这些来自地狱的魔鬼其爪牙的锋利。

    里斯尔城再一次沦陷了,而且这一次造成的影响比三天前的更为夸张。

    背生倒刺,翼展3刃的肉翼半鼠人遮盖了天空,身高两刃,凶残邪恶的狂暴半鼠人占据了大地。

    里斯尔城被数百、上千万的狂暴半鼠人重新占据了。

    这座封印了旧日邪神千百万年的城市,彻底沦为了老鼠的洞穴。

    邪神之巢。

    而更为夸张的是,从祭坛内涌出的那股灰色邪恶能量并没有止步于里斯尔城,而是开始向着里斯尔城周围蔓延开来,覆盖了半径上百公里的范围才堪堪止步。

    而灰色雾气笼罩的范围彻底成为了恶魔领域,这里皆是里斯尔城那些嗜杀的,残忍的,邪恶的神灵奴仆的活动范围。

    老鼠的嘶叫声成为了这片天空的唯一旋律。

    这片土地彻底成为了无人区。

    而某些不怕死的冒险者和玩家也曾再次潜入过里斯尔城,但他们最后发现这座城市的上空竟然再次响起了那远古的渎神之语

    又里斯尔城神灵遗迹作为起始,一股骇人的风暴开始在荣光主位面酝酿。

    旧日邪神的脱困打开了禁忌的牢笼一切都在发生改变。

    作为受影响最大的格林城变化尤为显著,不少平民被疯狂流传的谣言吓得心神不定,很多有底蕴的贵族直接开始举家搬离里斯尔城,他们想要远离那个被老鼠占据的恶魔之窟。

    因为南方行省的掌控者——奥凯立大公,很可能已经没有力量再来守护格林城了。

    数百万人目睹了奥凯立大公在里斯尔城的战败,十数万军队丧生。

    连统领如此强大军队的奥凯立大公都战败了,他们还有什么资本来抵抗邪神的入侵呢?

    一时之间人心浮动。

    但是让人多人没有下定决心离开格林城的还在于另一个点,黑暗之约的主宰——伊洛冕下。

    没有人能忘记那位在里斯尔城上方一语让神灵跪拜的伟岸存在,也没有人能忘记那一手捏爆三超凡的震撼场面。

    有这样的人物在里斯尔城,无疑让很多人恢复了一定的信心。

    当然,伊洛冕下是吸血鬼这个说法也伴随着里斯尔城事迹开始广泛的流传开来。

    但最后因为伊洛冕下的传说太广,反而形成了一副非常有意思的局面。

    一部分人坚定的认为伊洛冕下就是吸血鬼,在里斯尔城上方大杀四方不过是对方的掩饰。

    其中以食心魔威尔士为代表,是这个说辞的簇拥者。

    威尔士曾经亲自见证过伊洛冕下在他面前用血族的身份释放光明的力量,所以任何的谣言和说法都无法撼动他对伊洛冕下的坚定信任。

    他还特意通过手中的渠道确认过神灵遗迹这件事的真实性,但确认之后他反而对伊洛冕下的崇拜更深了。

    这个气势已经归于平淡,甚至从外表上看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的食心魔,现在最大的禁忌就是不容许任何人说伊洛冕下的不是,哪怕一丁点都不行。

    而食心魔威尔士的看法也代表了格林城地下世界大多数人的看法。

    哪怕有人出来举例证明伊洛冕下是人类这种说法,但是却根本说服不了格林城地下世界的人,反而会被他们认为是伊洛冕下伪装得太成功,把这些人都给骗了。

    就这样,格林城的舆论场出现了神奇的场面。

    地下世界的人无比坚定的认为李德就是黑暗生命,人类是他的伪装,只是他的伪装太成功,把所有人类都给骗了而已。

    而见识过李德拥有圣光力量镇压邪神场面的人类,则坚定的认为李德就是人类,所谓的黑暗生命不过是类似生命女神行走世间的伪装,

    这些低贱的,没有智慧的地下世界势力,自然不清楚伊洛冕下这种行为的伟大,而且双方都坚定的认为自己看到的才是真的。

    两方产生了巨大的撕裂,但都各自认为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是真理,对方不过是被伊洛冕下的伪装给欺骗了而已。

    而且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底气和证据十足,谁也说服不了谁。

    在风暴中心的李德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黑白通吃的大佬,享受着双方的崇拜和推崇。

    也不是没有人怀疑他,但因为李德表现出来的实力太过强大,没有不开眼的敢去验证真假。

    原住民的看法虽然撕裂,但总的来说还保持着足够的理智,相反沙雕玩家们则比原住民疯狂多了。

    在大部分玩家看来,李德已经当之无愧的成为了荣光已知nc中最强大存在,没有之一。

    什么超凡,什么神灵,在他面前就是被打爆、下跪的命。

    《荣光》官网的论坛上,关于李德的帖子也是一分钟能刷出几千条。

    《史上最强大帅比——伊洛冕下》

    如果昨天有人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跟我一样帅的人,我是不相信的,直到我今天在里斯尔城看到了打爆三个超凡的伊洛

    《里斯尔城的神——伊洛》

    这几天反复品味伊洛镇压全场图片之后,我内心的激动久久不能平息,对不起各位,我现在已经是伊洛的忠实信徒了,等到我完成这个任务我就会加入黑暗之约

    《我跟伊洛老公的恋爱日记》

    今天是我认识伊洛老公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但凡我男朋友有伊洛这个nc一半帅,我每天都能让他下不了床》

    《“我跟伊洛同居的日子”已经正式连载了,嘤嘤嘤,欢迎大家来支持,有很多早安晚安的情节描述哦》

    沙雕玩家的帖子大多是惊叹李德的强大,也有眼馋他的颜值的女玩家,各种截图几乎贴满了论坛,也就是荣光不能录视频,要不然只怕现在早已经是视频满天飞了。

    当然,抛开那些凑热闹的沙雕玩家,也有很多职业玩家给出了相当专业的分析。

    其中断剑的骑士这位亡灵族大佬玩家的分析最为受欢迎。

    《关于里斯尔城神灵遗迹的思考》

    大家好,我是断剑的骑士,已经很久没有发帖子了,亡灵帝国最近比较忙没太多时间理会其它的事,所以没时间给大家分析。

    今天发两张福利给大家作为补偿,兔女郎截图·jg,猫女郎大长腿·jg

    今天这个帖子的主要内容是来给大家分析一遍神灵遗迹。

    这件事太重要了,我希望能给大家引起重视。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里斯尔城的邪神脱困的时候,我亲口从亡灵君主的口中听到“旧日纪元到来了”这句话。

    虽然我无法断定这个旧日纪元到底是什么,后面追问亡灵君主也没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但我综合了各方面的消息后得出一个结论。

    里斯尔城神灵遗迹应该是一个事件的起始点。

    或者用游戏术语来说,这是一次新资料片的开启。

    旧日的神灵将会归来这就是我的判断。

    那些被封印在《荣光》主位面的邪恶存在必然不会只有一个。

    大家可以想想,那些被封印的神灵是因为什么被封印的?而他们脱困之后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是会选择以德报怨还是会掀起战火报复那些曾经坑害他们的神灵??

    神灵作为《荣光》最为顶端的存在,是这个多次元世界的终极生命。

    一旦他们相互之间爆发战争,那么我们作为荣光的一员,又该如何自处??

    这才是一切的关键点!

    我们玩家进入《荣光》的时间太短了,到现在公测也比不过才半年,顶级玩家还被卡在4级这个节点,大部分人都还是3级。

    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力,只能被动的卷入这场冲突。

    当然,这其中也不仅仅只有危机,更多的还是机遇。

    相信大家都知道里斯尔城现在已经变成了狂暴半鼠人占据的地方,虽然这里到处都是威胁,但这么多这么密集的怪物聚集地在荣光可是极少见的。

    我甚至怀疑这还是官网特意给大家制造的副本,用来刷怪升级。

    这些狂暴半鼠人虽然等级普遍在6、7级,甚至10级以上的也比比皆是,但只要设计得好,在附近的玩家完全可以借此快速升级。

    所以我的第二个推断就是,邪神的出世在另一种程度上为我们开辟了新的副本,只要你们有这个胃口吃的下,等级就可以快速提升。

    这也是普通玩家跟顶级玩家拉开距离的机会,当他,也是顶级玩家变得更顶级的机遇,具体怎么把握就看大家的了,狗头·jg

    这次里斯尔城的动荡只是开端,这是亡灵君主亲口所说,可以预见,不只是诺兰帝国,以后只怕还会有更多的封印破开。

    而每一次都将会是我们的机会。

    亡灵帝国为了备战现在正大量招收玩家,如果有兴趣的可以直接联系下方的微信,会有工作人员发给你们进入亡灵帝国的指南,到时候我会亲自带队为你们的升级保驾护航。

    我是断剑的骑士,系兄弟就来砍我

    不得不说高级玩家的信息获取渠道不是普通玩家能比的。

    像是断剑的骑士,能每天接触亡灵君主这种级别的人物,他能得到的信息有时候甚至比李德都要丰富。

    所以这个帖子发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玩家的热议。

    当然,大部分玩家还是对即将有更多神灵遗迹出世这个消息感兴趣,一个个想要磨拳搽掌,纷纷叫嚷着抢神器,屠神,恨不得立刻干一票大的。

    而接下来的事情发展方向也验证了断剑的骑士或者说亡灵君主的判断。

    4月20日,里斯尔城战役过去一周,暴风海域突然天地变色,一座生活着数十万人的海岛轰然崩碎。

    然后一头拥有着巨型章鱼身躯,长着九个畸形脑袋的旧日邪神再次出现。

    这次可没有救世主的降临,周围数百里内的海域全都被这头旧日的邪神屠戮一空,不少玩家尝到了死在神手里的滋味。

    而伴随这头旧日邪神出现的,还有数不尽的嗜血章鱼,这些怪物密密麻麻的从深海内涌出来,把这片海域变成了死亡之地。

    暴风海域的灾变被玩家称之为触手之灾。

    而同一天,远古深林的外围区域,精灵的一座城市中,大地破碎,树木凭空燃烧,滚滚浓烟遮盖了天空。

    一头背生双翼,头生六眼的邪神爬出了封印,这头邪恶的六目邪神那一日成为了精灵的恐惧之源。

    数以千计的精灵被邪神所吞噬,这个损失对于向来数量稀少的精灵来说是个近乎惨烈的打击。

    最后远古深林内强大到极致的精灵王出手才驱逐了那头六目邪神,把他赶到了深渊之中。

    但饶是如此,破碎的精灵城市还是被污染了,无以计数的畸形怪物从空间之门内爬出,它们会攻击所见到的一切生命。

    当时间拨动到4月30号,整个荣光主位面似乎陷入了一种难言的气氛当中。

    从里斯尔城第一头邪神出世,这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这样的事连续发生了十多起。

    这些恐怖的事迹直接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引起了各大光明系教派的震怒,派出了不少超凡级别的力量在各种可能隐藏邪神封印的地方探查,想要要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而各个帝国也同样如临大敌,军队时刻在警备,超凡级别的存在被统一调派。

    潘多拉的魔盒似乎悄然间被打开了。

    ——

    ——

    ——

    4月30号,晚上,格林城西区。

    昏暗的街道上,远远才有一盏的魔法灯其光线就如同快熄灭的炉火般暗淡。

    街边房屋上,彩色的玻璃窗印刻着色彩斑斓的画作,但是因为光线暗淡,反而让那些图案变得有些血腥和恐怖。

    尖顶的房屋上张牙舞爪的巨龙雕像在此刻也异常渗人。

    在这种环境中,潮湿的地面配合着数百年历史的古老街道,有一种说不来的阴森感。

    而在这能让平民背脊发凉的环境中,却出现了一个披着红色披风的妙曼身影。

    踏踏~

    皮靴踩踏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身上穿着的米白色学者长袍把那个修长身影衬托得无比灼目。

    那位贵族女士高高昂起的头颅就像是天鹅一般,优雅而淡然,举手投足之间带着极为不屑掩饰的骄傲。

    在昏暗的街道上,这极为反常的一幕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在街边闲逛的地下势力成员相互对视一眼,眼中闪过几分淫邪,然后嘴角挂起几分不怀好意的弧度,偷摸打量着一眼看上去就能看出是贵族的女士。

    但是也有不少机敏的人员赶忙加快脚步离开了对方,能在黑夜中独自行走的女士,对方哪怕看上去再无害也最好留点心,这里可是格林城西区。

    安黛贝拉目光平淡的扫视周围,那永远高昂的脖子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能感觉到女孩那股人上人的贵族气息。

    目光迅速锁定了街边几个用充满恶意目光打量她的小混混。

    迈步上前,在几人淫笑着开口之前,身上恐怖的气势瞬间升腾而起。

    这瞬间像是一头巨龙在朝着几个小混混咆哮,他们的脖子像是被强有力的胳膊勒住了,呼吸在这一刻都十分奢侈。

    “我问,你们说。”

    安黛贝拉那双如刀锋刺目的眼眸盯着几人,语气就像是主人在指使下人一般。

    但是几个等级勉强达到5级的盗贼们连连点头,连反驳的心思都没有,刚刚那淫邪的笑容此时已经被他们全都给咽了下去。

    “黑暗之约在哪?他们的会长伊洛冕下又在哪?”

    这?

    几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有些慌张,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盗贼硬着头皮道。

    “尊敬的女士,黑暗之约在西区的另一面,您需要穿过黑市才能找到。

    至于伊洛冕下,那样的大人物又岂是我们能知晓的”

    安黛贝拉眉头微蹙。

    “关于伊洛冕下的传说你们知道多少?”

    “啊?伊洛冕下是黑暗之约的会长,他曾经”

    等到这个盗贼把他所知晓的信息全部都说出来之后,安黛贝拉不由得有些失望,这些都是烂大街的消息。

    “就这些?”

    “是的,大人,”说话的盗贼咽了口吐沫,赶紧补充道,“如果您去黑市找恶魔之心的食心魔威尔士大人询问,也许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安黛贝拉闻言微微点头,那高昂的头颅始终没有低下半分。

    “谢谢,感谢你们的配合。”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几个刚刚从死神的镰刀下活过来的盗贼则莫名的感到几分受宠若惊,甚至感觉刚刚被逼问换来这句感谢他们简直赚大了。

    被这样出色的贵族女士道谢,他们这辈子还是头一次。

    等到安黛贝拉的背影消失在街角之后,一个盗贼莫名的感慨。

    “真不知道这样完美的女士,最后会被谁得到,女神在上,下辈子我再也不想当盗贼了”

    其它几人纷纷点头。

    后来没想到这几个小盗贼因为这次的刺激从此发愤图强,开始努力锻炼自己的能力,并且开始读书识字,最后竟然真的成为了盗贼公会的顶梁柱。

    而且机缘巧合之下,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为格林城立下了大功,被奥凯立大公赏赐了贵族身份,从此成为了受人崇拜的贵族,而且还娶了真正的贵族小姐。

    这几人因此一跃成为了格林城盗贼界的传说,无数贫民窟出生的盗贼无不以他们视为偶像。

    此时的安黛贝拉自然不会知道未来的事,这个骄傲的女孩正在向着几人所指的街道走去。

    “我是不是该去见奥凯立大公,派人探听到伊洛冕下的消息之后再来拜访?”

    “不,如果不是亲自拜访,这样太没有诚意了。”

    “能镇压旧日邪神的存在,必然很厉害

    也许伊洛冕下会对里斯尔血脉能有所了解”

    安黛贝拉眉头紧锁的在昏暗的街道上走动,身上骇人气势略微散发出去了几分,这让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顿时一颤,再也不敢窥视。

    但此时女孩的思绪并不在这些路人身上。

    “我虽然被祖先留下的力量召唤到了里斯尔城,但是已经融入我身体内的那股力量太过庞大了,我根本无法掌控。

    祖先传下的信息是让我挖掘血脉的潜力,等到我重现里斯尔血脉的光辉,就可以完全继承那股力量。

    但这一切却没有头绪”

    想到这安黛贝拉摇了摇头,感受到身后的鲜血披风在随着风在飘荡,表情有些微妙。

    “而且谁又能想到,我身后这件传奇级别的鲜血披风不过是里斯尔王室仿制祖先的披风制作的。

    而真正的鲜血披风只怕现在早已经没人知晓了——一件货真价实的神器。

    可惜,我虽然获得了真正的鲜血披风,但现在却还无法掌控,只有激活里斯尔血脉的全部力量,掌控了祖先传承下来的力量,才能重新让蒙尘神器焕发出生命

    但里斯尔血脉蕴含的秘密太过晦涩了,半个多月的研究下来,我一无所获

    我需要帮助”

    帮助?

    这个词汇在脑海中浮起之后,安黛贝拉脚步微微一顿,女孩的脑海中莫名的出现了那个骑乘在钢铁巨兽上拯救她于危难的身影。

    想到那个这辈子第一次让她有安全感的男人,嘴角下意识的微微翘起,那张骄傲的脸庞也柔和了几分。

    她并没有见到李德一语让瘟疫之神跪拜的场面,她到来的时候,李德早已经飞出里斯尔城几十公里之外了。

    所以两人并没有见面,卡斯特罗这头钢铁巨兽也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关于伊洛冕下的传说,还是她驱逐了瘟疫之神后从外人口中听到的,对方的强大让她深感惊讶。

    这也是她为什么想要找伊洛冕下请教的原因,至于对方会不会对她造成危险,身体内那股继承自祖先的力量足以让她无惧一切挑战。

    哪怕对方是真的神灵,她也有把握逃离。

    作为二十多岁就拥有大博学者头衔的女孩,心气之高自然不是外人能理解的。

    所以独自前往格林城的西区,虽然有些奇怪但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好浓郁的能量?你是里斯尔城那个驱赶邪神的里斯尔王室后裔?”

    但就在安黛贝拉踏入一条小巷子之后,一个清脆又带着几分慵懒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脚步。

    嗯?

    安黛贝拉猛的转身,面前出现了一个让她略微愕然的身影。

    “精灵??”

    曾经在神秘酒馆被蹂躏过的17级精灵弓箭大师——艾莉儿此时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安黛贝拉。

    “我在奥凯立大公的宴会上见过你,安黛贝拉城主”

    “我想,我也见过你,艾莉儿女士。”安黛贝拉眉头微蹙,但是脸色却并没有什么波动。

    精灵是纯粹的自然阵营,只要不破坏她们的远古深林,不滥杀无辜,不是邪恶之辈,这些生性高傲的生命很少会对外人出手,因为她们不屑。

    “你找我有事?”不过这个精灵为什么会突然找上门来??

    艾莉儿闻言咯咯一笑,对方胸前跟精灵极为不符的骄傲也跟随着声音微微一颤。

    但艾莉儿下一句话直接让安黛贝拉心中一惊。

    “我们感受到了你身体内的那股能量,也许,我们有办法帮助你”

    无事献殷勤安黛贝拉脸色没有太多变化,但心中已经提起了警惕。

    “帮助我?我需要付出什么?”

    “不,安黛贝拉城主,你什么都不需要付出。”

    “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发现了一座上古遗迹也许,你会感兴趣。”

    “为什么邀请我?”

    “事实上,我们是打算去邀请伊洛冕下的,只是在路上跟你撞上了,看来还真是缘分,安黛贝拉城主也是在找伊洛冕下吧?”

    “你们?”

    “对,我们”

    话语落下之后,艾莉儿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伸手一挥。

    然后这个精灵身后原本平静的空间突然破碎,然后两个气势让安黛贝拉都有些动容的身影出现在了巷子内。

    其中一个穿是着法师长袍的精灵施法者,其气势波动赫然达到了超凡级别,美艳的容貌让空气都亮了几分。

    另外一个女士则让安黛贝拉多看了几眼。

    因为对方不是精灵,而且灵魂的气息跟人类相差无几,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对方的眼睛竟然是红色的,像是鲜血和红宝石一样红。

    而且这个未知的女性超凡者给她的感觉比那个超凡的精灵施法者更加危险和致命。

    两人竟然都是超凡安黛贝拉思绪翻涌。

    传奇太过于稀少了,所以超凡不论在荣光何处都是绝对的大人物,格林城上百万人口,在明面上也不过只有一个洛克冕下而已,其地位之尊贵,外人难以想象。

    这次精灵从远古深林把超凡调派到了格林城,绝对有天大的谋划。

    艾莉儿目光灼灼的看着安黛贝拉。

    “安黛贝拉城主,也许我们可以一同去拜访伊洛冕下。

    不论结果如何,我们会把里斯尔血脉的秘密告诉你”

    “你们有里斯尔血脉的秘密?”

    “安黛贝拉小姐,你也许不应该怀疑精灵的博学。”

    安黛贝拉看了一眼那两个一直保持沉默的超凡,心绪翻动,最后还是微微点头,她无法拒绝这个提议,里斯尔血脉的秘密对她太过重要了。

    “我相信精灵的信誉”

    “那就一起前去吧”

    当晚,黑玫瑰庄园迎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

    ——

    ——

    格林城城主庄园,奥凯立大公在书房内背负双手看着墙上悬挂着的南方行省地图,表情十分凝重。

    “主教阁下,里斯尔城的狂暴半鼠人,真的无法清除了吗?我担心这会成为我们的大隐患”

    贵族之神的主教牧师自从半个月前跟奥凯立大公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之后就获得了他的信任。

    对方细心谨慎的作风恰好跟奥凯立大公粗犷和强势有一个弥补,这让奥凯立大公不由得大为欣赏,直接把对方调派到了自己身边。

    按理说贵族之神的主教牧师,在教派内的地位自然非常崇高,不可能说调动就调动。

    可在贵族之神教派中,大贵族才是真正的话事人,作为南方行省的掌控者,在这里没有比他身份地位更高的了,调派一个主教算什么。

    “大公,里斯尔城并非是个例。

    最近荣光主位面各大帝国都传来消息,他们境内那些从远古就存在的封印经有不少被邪神破开了,而伴随这些旧日神灵的往往是数之不尽的怪物

    还未有人能剿灭那些从未知之地爬出来的污秽生命。”

    听完这话之后奥凯立大公不由得有些头疼。

    里斯尔城的战争之后,他的损失太大了,以至于现在手中的精锐力量已经连30万都凑不够了,可这诺大的南方行省还需要他分兵守卫,这无疑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国王那边如何回复?”

    “国王陛下会调派10万军队前来但这支军队的后续费用需要我们自行承担。”

    奥凯立大公立刻松了口气。

    “好,这支军队就派遣到里斯尔城附近剿灭那些该死的老鼠。”

    说完语气一顿,“有伊洛冕下的消息了吗?”

    “没有,”主教牧师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再三联系过黑暗之约,他们给出的回复一直是伊洛冕下尚未归来。”

    “这件事你必须亲自监督,等到伊洛冕下归来之时,我要亲自上门拜访。”奥凯立大公的语气带着几分急迫。

    这个世界已经明显在发生变化,他必须要为格林城寻找新的庇护者了。

    超凡法师洛克虽然强大,但在远古邪神复苏这种级别的战场上,能起到的作用太过微弱了。

    相比之下,一只手捏爆三超凡的伊洛,此时成为了他心中新的格林城庇护者。

    “是,大公。”

    主教牧师立刻点头,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迟疑道。

    “大公,精灵那边的请求,我们是否答应?”

    “精灵?”奥凯立大公眉头一皱,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主教牧师,然后有些疑问。

    “难道她们没有看到里斯尔城的惨况吗?她们凭什么还敢窥探神灵遗迹??”

    “大公,精灵探知到的遗迹是一个破损的位面,里面也许隐藏着位面之石,而且还有很多珍贵的矿石”

    “不,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说完奥凯立大公摇了摇头,停顿了片刻后缓缓道,“我还欠精灵一个小人情,

    如果她们探索破碎位面的计划决定执行,等到伊洛冕下回来之后,我们拜访的时候帮她们提几句吧也许伊洛冕下会感兴趣也说不定。

    有伊洛冕下保护,这件事就没什么太大的难度了。

    精灵还透露过其它信息吗?”

    “大公,精灵似乎是为了逐日之弓而去的”

    “就是那柄精灵一直没有锻造完成的神器?”

    “对,那处遗迹里面似乎存在着能锻造神器的神性之石,而且数量还不少。”

    “这跟我们无关,那些矿石给我们我们也无法使用,还有其它信息吗?”

    “嗯,没对了,这些精灵中还跟随着一位古怪的人类,她拥有着一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

    “哦?不是精灵吗?”

    “不是,那双眼睛太让人印象深刻了。”

    “行了,这也跟我们无关,没什么事就下去吧。

    精灵虽然强大,但这些骄傲的生命从来都不简单,格林城现在没精力参合她们的事了,我们要应对的,是这个世界即将爆发的大灾难啊。”

    奥凯立大公语气深沉,眼神也极为凝重。

    “主教阁下,冕下自从上次给我们旨意之后,不论我如何祈祷也再没有降下过神谕,甚至连圣光之珠也已经被黑暗所笼罩。

    我感觉到了那股危机的临近,我们,时间不多了

    旧日的力量,会很快笼罩这个世界,我们将再次生活在被旧日神灵支配的恐惧中”